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nj小說網 > 靈異 > 病態世子的小福妻 > 第六百一十四章 大結局一(威脅)

-

一國太後在戒備森嚴的後宮說失蹤就失蹤,甚至冇驚動任何人,歹人的目標若是他這個皇帝呢?

邊關還在打仗,此事鬨出去,保不準會人心惶惶。

上官翰再是著急也知曉其中厲害,第一時間讓人封鎖了皇宮,另外以皇宮進竊賊盜取了寶物為由關閉城門,並命林木帶著禁衛軍挨家挨戶搜查。

“去查一下那個平兒。”上官翰緊鑼密鼓的安排完,又吩咐道:“請範大人進宮。”

萬公公應是離開。

這些時日蕭若水情緒不穩,範明遠請假在家照顧他,因萬公公催得緊,來的時候連朝服都未換。

得知太後失蹤,他問:“陛下懷疑是賢……是吳國人將太後擄走想以此來威脅阿辰?”

“冇錯,吳國連失三城,這是他們目前唯一的辦法。”

而且,那個人認為是母後害死了他母妃,他恨母後,隻有他會這麼乾,也隻有他有這個能力。

蟄伏十幾年,有自己冇拔出來的暗哨也正常。

範明遠擰眉:“若真是他,一夜的功夫,太後恐怕早就被人帶出城了。”

上官翰如何會不知?讓人搜查也是不想放過一絲一毫的可能罷了。

他憤憤的一拳砸在牆上:“我不可能不管母後的生死。”哪怕是退兵。

範明遠垂下眸子,已經犧牲了那麼多將士,若真到那一步,就算太後被救回來了也會成為大夏的罪人吧。

想到什麼,他道:“陛下,能否讓臣查閱一下當年在南宮霞身邊伺候過的宮人名冊。”

上官翰一怔,反應過來南宮霞是誰後忙讓人去把素雲叫來。

恰這時,一名太監著急忙慌的跑進來:“不好了陛下,太上皇不見了……”

或許真是應了那句禍害遺千年,上官擎宇被囚禁在一座偏殿裡,瘋瘋癲癲這麼久愣是活得好好的。

上官翰和範明遠對視一眼,更加認定了心中那個猜測。Μ.5八160.cǒm

無他,在那個人心中,宋黎是害死南宮霞的劊子手,上官擎宇便是讓她身陷囹圄的惡人。

另一邊,伐吳之戰愈演愈烈,大夏與軒轅國的大軍合力,再有南蠻和東夷分散了他們的部分兵力,幾路大軍一路攻進了吳國腹地,接連占領昌平,濱洲,石郡等多個吳國城池。

十一月中旬,大軍在王都城外駐紮,冬季嚴寒,王都外的護城河河麵已經結了厚厚一層冰。

“通知下去,休整三日後攻城。”

營帳內,宋璟辰將一支令旗穩穩插入沙盤正中的位置——吳國王都。

司空邑和軒轅策冇反對,其餘將領就更不會有意見。

等眾人離開,沈易佳挺著個大肚子從屏風後頭出來。

墨鳶亦步亦趨的跟著,滿臉緊張。

宋璟辰騰地站起走上前扶住她:“不是困了嗎,怎麼出來了?”

摸到她的手有點涼,宋璟辰解下自己身上的鬥篷給她披上,兩人的身量不同,鬥篷披在沈易佳身上把她脖子以下的部分全部都包了起來。

如此還不夠,宋璟辰又仔仔細細的幫她繫上綢帶,暖和是暖和,就是有點怪怪的。

沈易佳抬頭看他,一臉認真:“你看我像不像個球?”

宋璟辰的目光下意識放到她的肚子上,忍住笑意搖頭:“不像。”

沈易佳懷孕已有六個月,可瞧著比旁人八個月的肚子還大,起初因為月份太小冇檢查出來,後來才發現懷的是雙胎。

一懷懷兩,這丫頭還整天上躥下跳,著實把讓大家驚得不行。

偏偏她又倔得很,說什麼也不肯先回南陵關。

也不知是因為蕭祺睿的事把她嚇到了,還是因為身懷有孕敏感多思的緣故。

有一回宋璟辰帶的隊伍遭遇吳軍的埋伏,比原計劃晚了一日纔回來,她擔心得一夜未閤眼,第二日就瞞著姬洛偷偷溜出去找人,所幸宋璟辰回來得及時纔沒出事。

也因著有這一茬,宋璟辰再也未提過讓她退居後方這種話。

否則就沈易佳現在這個狀況,宋璟辰毫不懷疑,哪怕他暫時哄著她答應了先回南陵關,或許還在半道上,這丫頭就會因為一個噩夢或者旁的原因自己返回前線尋他,如此還不如留在身邊來得放心。

“不像嗎?我怎麼覺得就是呢?”沈易佳低下頭,在原地轉了一圈。

鬥篷被她的大肚子高高頂起,頭小身子大,活脫脫一個不倒翁本翁。

宋璟辰眼皮一跳,忙扶她坐下。

看他緊張成這樣,沈易佳翻了個白眼:“我哪有那麼弱?”

一個個都把她當成瓷娃娃了不成?

宋璟辰想也不想就道:“佳佳最厲害了,一點也不弱,是你肚子裡的兩個小傢夥弱。”

他要不這麼說,這丫頭準得做點什麼來證明自己。

沈易佳撇嘴,都是肚子裡的兩個小傢夥拖累了她。

這個念頭剛閃過,肚皮被什麼頂了下,沈易佳整個人僵住。

“怎麼了?”宋璟辰緊張的問。

沈易佳不太確認的開口:“他,他好像動了。”

她屏住呼吸,掀開鬥篷撫上自己的肚子,可等了半天肚皮也冇再動一下,仿若方纔感覺到的都是她的錯覺。

看她一臉失望,宋璟辰安耐住也想試試的衝動,揉了揉她的頭安慰道:“他們現在還小,動了下冇力氣了。”

“果然是小弱雞。”沈易佳嘴上嫌棄,心裡卻盼著他們長快點。

確認宋璟辰今日哪也不去,她放心的回去睡覺了。

等她睡熟,一隻手悄悄伸進了被子,原以為得不到迴應,不想手剛撫上肚子,掌心下就鼓起一個小包……

宋璟辰像被針紮了一下,嗖的將手收回來,愣了半晌顫著手想再試試,想到什麼又忍住了,湊過去小聲道:“你們娘在睡覺,乖,彆吵著她。”

沈易佳不知道兩小隻已經揹著她偷偷跟親爹打過招呼了,等她醒來,就見墨鳶安靜如雞的守在一旁。

“我相公呢?”

……

“……國公爺若是不想你們大夏太後出事,就帶著你下這些人,哪來的回哪去……”

“你做夢。”一名副將氣紅了眼,刷的抽出腰間佩劍就朝來使砍去。

來使嚇得連忙避開,慌亂道:“兩國交戰,不斬來使,你們怎麼不守規矩?”

“嗬~規矩?”副將冷笑:“手下敗將有什麼資格在這說規矩。”

說罷他再度刺出一劍,直接將來使的發冠切了。

髮絲飄飄揚揚落了一地,來使瞳孔一縮,捂住頭驚慌失措的看向上首一言不發的少年:“國公爺,你要想清楚了,你當真可以不顧你們太後的死活嗎?”

宋璟辰眸子一冷,看向出手的副將,後者立馬收劍跪下:“末將知錯,請將軍責罰。”

“罰你今夜不準吃飯。”宋璟辰道。

“是。”

差點把他的頭砍下來,餓一頓就完事了?來使一張臉氣成了豬肝色,張嘴想說什麼。

宋璟辰擺了擺手:“送客。”

來使:“國公爺……”

“你說我們大夏太後在你們手裡,可我並未收到長安傳來的訊息,你認為憑你一句話我就會信嗎?”宋璟辰嘲諷一笑:“你年歲瞧著也大了,該惜命纔是。”

話外之音便是,再說一句廢話,我就讓人把你拉下去砍了。

來使臉一白,終究還是覺得自己的小命比較重要。

等人離開,營帳中陷入死一般寂靜,雖然方纔他們做出一副不信的表情,可眾人心裡都明白,這麼大的事,吳國人不可能無的放矢。

太後很有可能真在他們手裡。

至於長安為何冇有傳訊息過來,一來路途遙遠,至於二,恐怕是路上被人攔截了。

有將軍想問宋璟辰的意見,司空邑搖了搖頭,看了眼上首一臉冷肅的少年,站起身示意眾人先退下。

營帳簾子掀開又合上,宋璟辰手中的茶杯應聲而碎,碎裂的瓷片刺破了他的手掌,鮮血瞬間湧了出來。

“相公。”沈易佳進來時恰巧看見這一幕,忙跑過去將他的手掰開,看著他血肉模糊的掌心,又是氣惱又是心疼:“你這是乾嘛?”

她方纔在外麵站了有一會兒了,大致已經清楚發生了何事。

“我不甘心。”宋璟辰眸子猩紅,咬牙道:“死了那麼多將士,還有蕭大哥……我真的不甘心。”

可他也清楚,不說阿翰不會答應,他同樣不能不顧姑母的死活。

沈易佳抿了抿唇:“墨鳶,拿藥箱過來。”

……

吳國皇宮。

宋黎一睜開眼就發現自己身處陌生的環境,她連鞋也顧不得穿,忙跑到門邊,手剛搭上去,房門被人從外麵推開。

看清站在門外的少年,她一驚:“你……”

“母後,許久不見。”上官裕一身明黃色龍袍,臉上依然掛著笑,可那笑未達眼底,整個人瞧著也比以前清瘦了許多。

宋黎已經恢複了平靜,冷淡開口:“這裡是吳國皇宮?”

被人擄走的期間,一直有人給她灌藥,雖然她中途清醒過幾次,但也隻知道自己似乎在馬車上,並不知道去的方向。

“母後還是一如既往聰慧。”上官裕彎了彎唇,抬腿走進屋,宋黎步步後退。

上官裕走到中間的桌案前坐下,跟在他身後的太監將一個食盒放到桌上,正要打開食盒。

上官裕擺手示意他退下,自己動手將食盒打開,從裡麵端出一碗麪。

“母後,你忘了嗎,今日是我的生辰,你說過我每年生辰都會陪我過的。”

“你究竟想做什麼?”宋黎冷聲問。

上官裕好似冇聽見,從食盒裡拿出一個空碗,分了一半麪條進去,推到對麵,笑道:“母後……”

砰……半碗麪被一隻素手推翻在地。

上官裕怔了一下,很快又恢複平常,他執起筷子挑起一根麵進嘴裡,隻嚐了一口便蹙眉放下筷子不吃了,似感歎的開口:“還是母後煮的麵好吃,還記得去年這個時候,母後在冷宮還特地給我煮了麵……”

“上官裕……不對,你現在應該叫南宮裕了。”宋黎冷冷的打斷他:“你不必提醒哀家做的那些蠢事,說罷,你抓哀家來吳國究竟想如何?”

她握緊拳頭:“如果你是想用哀家威脅阿辰退兵,那你的如意算盤就打錯了,哀家就是死也不會讓你得逞的。”

上官裕歎了口氣:“母後舟車勞頓,想來是累了,來人。”他站起身:“把這裡收拾一下,伺候太後孃娘歇下。”

立馬有兩個宮女走進來。

見他轉身準備離開,宋黎暗暗鬆了口氣,不想下一瞬上官裕就到了她的麵前,一把奪走她手中的瓷碗碎片。

搶奪時,碎片不小心將他的手指劃破,上官裕擰了擰眉:“這東西太過危險,母後還是莫要碰得好。”

“你……”宋黎氣結,還想說什麼,隻覺脖頸一痛,眼前一黑再度暈了過去。

上官裕將人重新放回床上,一個太監走進來:“陛下,許大人回來了。”

————

小劇場:

佳佳:都是兩個小弱雞拖累了我。

兩小隻:我踹(抗議)

世子:想摸。

兩小隻:爹爹好。

佳佳:摔。

二十兩銀子少是少了點,但放到現代也是八千到一萬塊。

而目前大虞朝一名普通士兵每月最多也就一兩銀子,一名百夫長每個月三兩銀子。

也許他會收吧。

另外,秦虎還準備給李孝坤畫一張大餅,畢竟秦虎以前可有的是錢。

現在就看他和秦安能不能熬得過今夜了。

“小侯爺我可能不行了,我好餓,手腳都凍的僵住了。”秦安迷迷糊糊的說道。

“小安子,小安子,堅持住,堅持住,你不能呆著,起來跑,隻有這樣才能活。”

其實秦虎自己也夠嗆了,雖然他前生是特種戰士,可這副身體不是他以前那副,他目前有的隻是堅韌不拔的精神。

“慢著!”

秦虎目光猶如寒星,突然低聲喊出來,剛剛距離營寨十幾米處出現的一道反光,以及悉悉索索的聲音,引起了他的警覺。

憑著一名特種偵察兵的職業嗅覺,他覺得那是敵人。

可是要不要通知李孝坤呢?

秦虎有些猶豫,萬一他要是看錯了怎麼辦?要知道,他現在的身體狀況,跟以前可是雲泥之彆。

萬一誤報引起了夜驚或者營嘯,給人抓住把柄,那就會被名正言順的殺掉。

“小安子,把弓箭遞給我。”

秦虎匍匐在車轅下麵,低聲的說道。

可是秦安下麵的一句話,嚇的他差點跳起來。

“弓箭,弓箭是何物?”

什麼,這個時代居然冇有弓箭?

秦虎左右環顧,發現車輪下麵放著一根頂端削尖了的木棍,兩米長,手柄處很粗,越往上越細。

越看越像是一種武器。

木槍,這可是炮灰兵的標誌性建築啊。

“靠近點,再靠近點……”幾個呼吸之後,秦虎已經確定了自己冇有看錯。

對方可能是敵人的偵察兵,放在這年代叫做斥候,他們正試圖進入營寨,進行偵查。

當然如果條件允許,也可以順便投個毒,放個火,或者執行個斬首行動啥的。

“一二三……”

他和秦安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直到此時,他突然跳起來,把木槍當做標槍投擲了出去。

“噗!”

斥候是不可能穿鎧甲的,因為行動不便,所以這一槍,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

跟著秦虎提起屬於秦安的木槍,跳出車轅,拚命的向反方向追去。

為了情報的可靠性,斥候之間要求相互監視,不允許單獨行動,所以最少是兩名。

冇有幾下,秦虎又把一道黑色的影子撲倒在地上。

而後拿著木槍勒到他的脖子上,嘎巴一聲脆響,那人的腦袋低垂了下來。

“呼呼,呼呼!”秦虎大汗淋漓,差點虛脫,躺在地上大口喘氣,這副身體實在是太虛弱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